位置:长宁新闻网 > 科技知识 > 正文 >

党中央机关刊物《布尔塞维克》编辑部旧址恢复原貌

2019年04月12日 21:4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浦江镇邮编,深圳邮政编码是多少,二十四史全译阅读,火影忍者鸣人之死,程爷,妖妖零

今天的愚园路亨昌里,弄堂口新开了不少咖啡馆、花店、糖水铺。年轻人被愚园路上崭新的潮店吸引而来,鲜活的身影在一条条老弄堂、一座座老洋房中穿梭。

90多年前,一群同样20多岁的年轻共产党人也聚集到了这里。1927年10月24日,《布尔塞维克》杂志在上海创刊,编辑部就设在愚园路亨昌里418号,即今天的愚园路1376弄34号。反动派们没有想到,在这栋西式民宅里,诞生了当时中国共产党重要的理论阵地和战斗机关。如今,这栋小楼已成为长宁区革命文物陈列馆,向市民免费开放参观。

2016年,陈列馆迎来了开馆以来最大规模修缮,打通了此前封闭数十年的天井,整栋楼今天恢复至90多年前的格局。2017年10月24日起,陈列馆特别举办名为“暗夜明灯”的文物史料展,纪念《布尔塞维克》创刊90周年。

年轻共产党人的求索

1922年,中共中央机关刊物《向导》在上海创刊,1927年被迫停刊。1927年八七会议后,曾负责编辑《新青年》《向导》等刊物的瞿秋白任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,主持中央工作,并领导建立中共上海组织的工作。

恢复《向导》就是其中一项。然而,担负恢复工作的郑超麟经调查后认为,恢复《向导》已无法实现。瞿秋白等中央领导经过多次商讨,决定出版一种新的中央机关报代替《向导》。

“工人区待不下去,我们就从静安寺开始,一条一条马路走,最终找到了这里,”郑超麟后来回忆,1927年“四?一二”国民党发动反革命政变后,位于今天上海虹口和老闸北一带的工人区不再安全,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必须迅速找到新的革命据点。于是,郑超麟和同志们将目光投向了当时被英、法两国管理的上海西区,那里不受国民党政府直接管制,华人能够在此创办报刊和出版机构。最终,郑超麟锁定了愚园路亨昌里418号一栋民宅。

这是一栋假三层砖木结构的新式里弄住宅,占地75平方米,建筑面积224平方米。当时,小楼的邻居们都是先施公司和永安百货的雇员。每栋楼都有铜窗、壁炉、雕花楼梯和欧式阳台,但只有418号的家具异常简单朴素。房东还曾提醒郑超麟,这些过于简陋的家具实在与精致的小楼格格不入。

但这些年轻的共产党人管不了那么多了。在白色恐怖时期,中国共产党急需一个全新的舆论宣传阵地,为正处于革命转折关头的共产党人指引方向。

1927年10月24日,《布尔塞维克》杂志在上海正式创刊,由瞿秋白、罗亦农、邓中夏、王若飞、郑超麟组成编委会,瞿秋白担任编委会主任并主持工作,郑超麟常住编辑部。当时,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办公地也设于此。

今天,已经成为长宁区革命文物陈列馆的编辑部旧址,在二楼的两间主卧室内完整保留了编辑部当时的办公场景。陈列馆一楼本是编辑部的客堂间,如今墙上悬挂着瞿秋白一席蓝色长衫的复制件。90多年前,瞿秋白每周必从位于福煦路(今延安中路)的住所前往编辑部,同编委们坐在简陋的桌椅前商讨选题、筛选来稿。

杂志原件已是无价之宝

1984年5月,《布尔塞维克》编辑部旧址公布为上海市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,编辑部旧址的开放被提上议程。

此时,83岁高龄的郑超麟已是那段历史唯一在世的见证者。根据他的回忆,编辑部二楼的家具样式和摆放位置均得到复原,就连蓝白格子的棉布床单也尽可能找到了同款,长宁区政府则向社会公开征集了部分史料。经过4年筹备,1988年10月24日,编辑部旧址终于以长宁区革命文物陈列馆的面貌向世人开放。

陈列馆现任馆长杨芳告诉记者,开放近30年来,展出内容历经数次更替,如今的展陈布置已是第三次更新。但她也坦言,出版刊物的史料搜集异常艰辛,可以上墙展出的展品类别也非常局限。以《布尔塞维克》杂志为例,从1927年10月创刊至1932年7月停刊的5年间,杂志共出版52期,但陈列馆并未搜集到杂志原版。幸而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位于浦东康桥的馆藏库房内藏有杂志原件。“翻页时掉下的纸屑在工作人员眼中也是无价之宝,要用小刷子轻轻刷到密封袋中,作为珍贵的史料来研究。”杨芳说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hnbk.com/kejizhishi/263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